• 游戏攻略
  • 2024-02-07 08:59:32
  • 0

都市天际线陡峭地形(都市天际线快速平地)

大家好,今天来为大家解答都市天际线陡峭地形这个问题的一些问题点,包括都市天际线快速平地也一样很多人还不知道,因此呢,今天就来为大家分析分析,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如果解决了您的问题,还望您关注下本站哦,谢谢~

都市天际线买了绿色城市怎么玩不了

没有更新补丁。

1、都市天际线,绿色城市是游戏补丁没有及时更新,可以退出游戏下载补丁后在玩。

2、《都市天际线》是一款以城市为背景的模拟建筑经营游戏,是以建造城市、发展城市、完善城市为经历的过程,本作堪称城市模拟的巅峰之作。

昆卡:云中之城-

杜欣欣

田野和种植园渐渐消失,驶向昆卡(Cuenca)的汽车开始盘山而上。

最初雾不大,好像一层绿色轻纱,不一会儿却浓得吞没了公路。我睁大眼睛盯住前方,导游哈维仍然边吃薯片边开车。汽车一直在爬坡,绿色海洋般起伏的群山偶然一显。山连着山,一座山峰呈方形伫立于群山之上,间或一块山石突兀而至,但并不险峻。这一带已是安第斯山脉北端南坡,作为厄瓜多尔第三大城市的昆卡就在山那边的一片谷地里。

随着爬升,云雾开始在山间徘徊。终于爬到了云彩之上,来到位于山顶的卡哈斯(Cajas)国家公园门口。此地海拔3600多米,天空晴朗,植被不再茂密,树种也完全不同。据介绍,该公园穿越高山,常绿云林和数百个湖泊,面积达285平方公里。安第斯秃鹰、大蜂鸟和浣熊(Coatis)等野生动物栖息于此,但人类能进入的只有几十平方公里。温带的山脉到了这样高的海拔,根本看不到大蜂鸟。厄瓜多尔面积虽小,但地貌气候多样,居然拥有地球18%的鸟类,10%的物种,难怪我们大学的生物老师经常来厄瓜多尔考察。

沿着木制通道向山下去。云暗,脚下的那片湖呈深灰色。褐色的茅草漫山翻卷着,那些枯萎的针叶不仅抵御风寒,也保护了苔原茵绿柔嫩。行不久,就见涓涓细流,此地为亚热带高海拔山区,少雨且终年无雪,那些细流全赖苔原植被涵养。这里已是树线之上,但因靠近赤道,一种乔木仍能生长。当地人称之为“纸树”,其树皮薄如纸张,长得四脚八叉。苔原上生有多种肉肉类植物,灰绿色,摸上去毛茸茸。一种长长的植物叶小而多肉,颇似一把长柄毛刷,毛刷顶端开着橘黄色的小花。一些印第安人治病的植物,其中的一种类似北美西部常见的摩门茶。我已见过那些结出红果的常绿植物,第一次看到它们,是在秘鲁的印加古道上徒步。

全盛时期的印加帝国曾建立起四通八达的道路,古道的一段也通过此地。我曾徒步的那一段,是从库斯科走到马丘比丘,但仅为古道的千分之一。西班牙殖民之前,南美大陆没有牛、马、狗等家畜,货物和信息传输全靠人类徒步。从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到昆卡大概2000多公里,如果传递加急鸡毛信,投递员靠接力长跑,8天就能传到!那时的印加人除了捕猎,主要动物蛋白质来源于今人当宠物养的荷兰猪。据说秘鲁人也吃可爱的驼羊。再考虑到印加人缺乏蛋白质,具有那样耐力和体质更加不可思议。在某种意义上,南美缺乏欧亚大陆的家畜确实影响了其近代历史。马能大大提升战斗力,牛解放了农业生产劳动力,可是古老的帝国即使是在全盛时期,也必须将大量的人口投入农耕,因而无暇发展其他。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皮萨罗征服秘鲁的故事,以及《枪炮、病菌和钢铁》一书的有关总结。

离开国家公园后,高度一直在降低。沿途山景苍绿,当看到红瓦房和香蕉树时,我们也看到了昆卡城。

昆卡全名意即“四条河汇流之盆地“。这四条河分别是托梅班巴(Tomebam-ba)、耶纳坎(Yanuncay)、塔基(Tarqui)和玛查噶纳(Machangara),其中的三条源自卡哈斯国家公园。昆卡是继瓜亚基尔和基多之后的第三大城市,其老城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

经过托梅班巴河,沿河草地苍郁,花木扶疏。虽临近赤道,但因海拔2560米而气候宜人,人称昆卡有地球上最完美的气候。进城后,只见窄巷石路,街道纵横交错。然而从任何一条街向远望去,尽头就是绿色的山坡。据说早年当地一些富裕家庭喜欢去法国,此举大大影响了当地的建筑风格。风格各异的教堂,前有拱廊的西班牙式房子,纯白、米黄、砖红、鹅黄、蓝色,民居的红屋顶与教堂的圆拱尖顶构成了天际线,极为美丽。广场、喷泉、花卉市场……玫瑰、康乃馨、杜鹃、百合、向日葵……街边时见挎篮小贩,多半是土著女人,卖的大多是水果。女人、货篮和水果都打理得干干净净。此地干净得出奇,行人的举止显示出较高的文化教养,肥胖度显然比瓜亚基尔低。听说昆卡有三所大学,大学教授月薪6000美元,比总统略高,而政府雇员的最高工资都不得超过总统。

我们向圣母大教堂(CathedraloftheImmaculateConception)走去,远远就看到那三座蓝色拱顶。这座教堂建于19世纪,并不古老,但因融合多种建筑风格而成为昆卡最醒目的地标。昆卡是南美最天主教的城市之一,市政的座右铭是:“先是上帝,然后才是你”。当地文化保守,虔信和“正确”。据说有个昆卡人送女儿去美国上大学,数月之后,他委托一个去美国的朋友看望女儿,那个朋友回来说:“我带给你一个糟糕的消息。你女儿变成了一个……”他的话到此刚巧就被卡车的噪音盖住了。那父亲回答:“太可怕了,我正确地养大她,让她上正确的学校,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那人接着说:”很可惜,我震惊地发现她卖淫。“那个父亲听了,大大地松了口气:”我以为你说她变成了一个新教教徒。“英文新教徒”Protestant“和妓女”Prostitute“前三个字母都是Pro,那个父亲最初只听到前三个字母就紧张了,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是他们的政治正确。

居家阳台上摆满鲜花,此地不但街道有些像秘鲁的库斯科,也都是高海拔的山城,然而库斯科老城的建筑大多漆成蓝色,固然漂亮,但也有点做作。高海拔区空气稀薄,水汽也稀薄,但这里属于亚热带区,三角梅开得很艳,在洛基山中不能生长的马缨丹在这里长成了树墙。走过那面树墙,沿着阶梯而下,一直走到托梅班巴河边。沿着河边,垂柳拂面,河上人家的粉墙上,一丛蔷薇探出身子。当地人皮肤细腻,河畔青草柔嫩,让我忘记身处高原。

在餐馆难以吃到足够的蔬菜,我们走到超市买菜。此地超市与瓜亚基尔类似,以百货为主,蔬菜放在商店的最后面,很不新鲜。后来找到农民市场,那里的蔬果十分新鲜,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二楼卖各种汤和新鲜果汁,巨大的一杯鲜榨果汁只要五毛钱。市场上有好几个草帽摊位,周边很多村庄编织草帽,草帽的主要原料是龙舌兰,举世驰名的巴拿马草帽最初产自厄瓜多尔。

在老城闲逛,看到一家英文书店,信步走了进去。店里卖的多是英文二手书,书店主人叫马文。聊起来,才知他来自丹佛。我知道一些美国人到国外,首选是哥斯达黎加,马文也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因不喜欢湿热的气候搬来这里定居。此地说英语的群体近5000人。马文说住房和医疗保险相当便宜,“医疗保险月费是76美元。我在这里换了胯骨,手术做得非常好,我只需自付65美元。”告辞马文后,我又在老城遇到一对美国来的退休人士,她们热情地请我到家里坐坐。那对夫妻未到退休年龄,但因病不得不退休,选择此地主要是因为医疗保险比美国低很多。他们还说厄瓜多尔的老年人坐飞机都有打折。看得出,他们的生活很快乐。

厄瓜多尔的观光火车自基多开往瓜亚基尔,行程为四天。很多旅客选择乘坐最惊险的那一段,始发站是位于昆卡西北的小镇安劳西(Alausi)。

我们清晨出发,准备赶11点钟的观光火车。出城不久就经过阿左格(A-zogues)镇,昆卡是阿苏耶省的首府,阿左格已是卡纳尔省的首府。这小国居然有22个行政省,估计一个省的大小和美国的郡县差不多。我想设立这么多行政区与其地理复杂有关,居住于地理复杂地区的人往往与外界隔绝,自成一体。中央政府对当地居民基本上没有多少影响力,而居民对中央政府也无向心力。

一路都在攀山,沿途每一片谷地都住满了人。绿色的山坡上,散落着黄红相间的民居。城镇连着城镇,每个城都有至少一座教堂,而教堂都建在城中的最高处。圣法兰西斯堂、云中圣母堂、朝露圣母堂……就像咱们的观音菩萨。云中或朝露都是圣母玛丽亚的不同化身,而不同化身的圣母又各有信徒,一些信徒会特别来此朝圣。南美的教堂烟火气较重,圣母像都很本土化。我在巴西,看到过印第安人打扮的圣母,出租车驾驶座前放置的圣母戴宽边帽着披风,怀中抱着穿土著服装的婴儿耶稣。得知外子1980年代在梵蒂冈天文台做学术访问曾下榻于教皇的夏宫,并不止一次见过教皇保罗二世,导游哈维说:“当地有个被保罗二世摸过头顶的孩子被视为吉祥物,如果他们知道你见过教皇,人们会争着与你握手。”

继续沿着35号公路向北,越往上走,草木就越绿。草地上徜徉花色不同的牛,农妇在路旁挤奶,铁皮奶罐放在路边,一辆收取鲜奶的车子刚刚驶过,显然每天都有车来收取牛奶。这里的牛显然比养牛场的牛快乐,牛奶味道或许更加鲜美。沿途的住房大多是红瓦黄墙,景色不输瑞士,看起来居民生活稳定富足。这条路是泛美公路的一段,从理论上说一直向北可达阿拉斯加。西班牙人殖民南美之初,道路始于哥伦比亚的海滨城市卡塔赫纳,继而顺着安第斯山在高原上延展,泛美公路基本也是循着老路而建。

远处山窝里白茫茫一片,那就是我们从瓜亚基尔到昆卡时看到的水雾。这片水雾从太平洋上飘来,逐渐向东飘升,等到傍晚就飘到这一带了。雾林区几乎每天都有雾气,无所谓旱季和雨季。我记得纳米比亚沙漠里的植被也是靠海洋飘雾存活,植被滋养了羚羊等动物。待过了雾林区,山谷又是一片褐色。

还有半小时就到阿劳西,前面却开始堵车。这条路车辆稀疏,难道是出了事故?车行缓慢,20分钟过去了。哈维前去查看,回说,是阿劳西的民众正在示威。

以前访问利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我们都遇到过示威游行,却未想到这样偏僻的地方也会遭遇示威。为了赶上观光火车,警车为我们开道,但仍然无法驶过游行队伍。最后全车人弃车步行穿过游行队伍,再搭乘另一辆车赶到火车站。走进车厢后,又开始等待,等来所有乘客,火车鸣笛出发。

一驶出小镇,旋即攀高而上。在一片灰色和深浅的褐色之中,仙人掌长到几米高,粗大的龙舌兰两人都无法合抱。肉肉植物的根须长长地垂挂在悬崖绝壁上,其生命之顽强令人感叹。据说雨季过后,山间会有万花摇曳涌动。

山势险峻,站在车厢里勉强能看到山底那一线河流。虽然厄瓜多尔的面积与广西相若,仅有28万平方公里,但有高山、海洋、热带雨林和群岛。从瓜亚基尔到基多的直线距离只有270公里,但在高速公路上要行驶一天。地形复杂,很难以公里数作为行程的时间参数。

1908年前,厄瓜多尔仅在海岸线上铺设了铁路。1895年,总统艾洛伊·阿尔法罗(EloyAlfaro)决定将海岸铁路延伸,最终连接瓜亚基尔和基多。然而,从河口城市到海拔3000米,那意味着平均每公里要上升10米,其中最具挑战就是我们乘坐的这一段。这一段路只有12公里,但地势却直下500米,因其险峻而被称为“魔鬼鼻子”。1908年6月,铁路终于通车。其后几十年,该铁路是厄瓜多尔运输的主干线。1990年代后,因高速公路修通,铁路逐渐衰落,近年仅用于观光。

快到魔鬼鼻子时,山势已成绝壁,火车行驶在迂回式轨道上。1930年代乘坐列车的德国人魏特默记述道:“我们爬升得更高,随着火车驶过陡峭的山坡,我们有时会从车窗六至七次地看到下方的同一风景。有一次火车突然停在悬崖边,然后开始向后冲入山谷。我想会被扔进下面的深渊了。突然它停止了,然后又猛地向前移动。如此遽停前进后退好几次,列车长看到我脸色苍白,解释说一切正常,我们正在经过魔鬼的鼻子。”在经过数次进退之后,我们也终于下到谷底。众人下车与魔鬼鼻子合影留念,并在车站观看土著人歌舞。车站的墙上贴了铁路图和说明,记得北京八达岭也修过类似的轨道,但好像并未自称:“世界上最美妙和最勇敢的工程之一”。那天翻看杂志,其中曾将基多的殖民前艺术博物馆与卢浮宫、冬宫、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并列,令人莞尔。

下午两点,我们从安劳西返回昆卡。出发不久,雾气就上来了,树木房屋时隐时现。一缕阳光透过雾气,绿色中屹立着一座座红瓦黄墙的农舍。那些房子建得方正结实,露台或镶于屋前或置于楼顶,个别的还有门廊,总之都是典型的西班牙风格。在一个公共洗手间不提供手纸的国家里,这些住房已经相当好了。

可是,那些房子总有点不对劲儿。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呢?噢,原来它们用的是办公大楼的蓝玻璃。奇怪,这山野难道也需要这样保护隐私吗?反光玻璃不仅显得窗户很小,而且有点儿贼光四射的感觉。哈维似乎看出我的好奇,开口说:“你注意到那些玻璃了吧?这些房子的主人现在大都在美国。当年他们出国时还以为纽约是一个国家。到了那个“国家”,看到了摩天大楼的窗玻璃,以为那就是时髦。汇钱回来建房指定要那种玻璃,不是必要,而是炫耀。”我问:“房主不在这里住吗?”“他们大多是非法移民,不敢离开美国出境,也许以后会回来养老。我知道哈维也有美国绿卡,就问他:“美国有多少厄瓜多尔移民,包括非法的?”“大概100万左右吧。”“啊,这么多呀!我感觉在南美国家中,厄瓜多尔政治比较稳定,经济也比较好,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往美国跑呢?”“主要是因为1999-2000年厄瓜多尔实行美元化。”

他继续介绍着,1999年之前,厄瓜多尔的货币是苏克雷(Sucre)。1950年代,美元对苏克雷的汇率为1:15,1990年代初汇率开始大贬,初期为1:800,5年后贬到1:3000,到了2000年1月则贬为1:25000。为了稳定币值,当时的总统宣布采用美元,废除苏克雷。

“采用美元是正确的。”哈维说,“但美元化的过程中,出了大问题。宣布兑换后,一些人没能及时兑换,待他们想换时,银行又不给换了。后来同意兑换,但只能给兑换卷。这样一来一去,一些个人财产被剥夺得只剩原值的2.5%。全国因此爆发了抗议,民众包围了总统府,总统只得乘直升飞机逃跑。那些偷了老百姓钱的银行家都跑到美国去了,跑到美国去的还有因此而破产的老百姓”。那时厄瓜多尔人口刚过千万,也就是说十分之一的人口跑到美国去了,其中大多数为非法移民。哈维指着一座低矮石头房子说,“之前,大多数人住的就是那种房子。跑到美国后,汇钱回来盖了新房子,以前的旧房子就当牲口棚或工具间了。”记得以色列建国时也是靠外汇发展起来的。南美国家独立后,政治经济仍直接受大国影响,比如英国的债务、美国的联合果品公司在危地马拉的巨大影响力。再考虑到后殖民时代南美各国的内战和国家之间的战争,各种军事政变,厄瓜多尔的换币危机已经算是很小的灾难和不幸了。

哈维又说:“现在我们的医疗大学教育都免费,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但和委内瑞拉的那种社会主义制度不同,他们很腐败。”“查韦斯开始执政时做得很好,资源是拉美第一,后来越来越糟。其实即使不赞同美国也没有必要反美,萨尔瓦多未必赞同美国,但和美国搞好关系,美国援助多,老百姓的日子好过。”

雾越来越浓,到达印加之墙(In-gapirca)时,能见度只有十几米了。在印加人到来之前,此地的原住民为卡纳尔(Ca?ari)人。据说他们的祖先于公元前500年就在此定居了,印加人通过战争与和亲征服了当地土著,但那时的帝国也是强弩之末了。至今这一带仍有很多卡纳尔人,他们戴着很像呢帽的羊毛帽子。

浓雾中,我们在遗址徘徊。透过雾气稍散的瞬间,我看到祭坛之下竟是险峻的深谷。曼陀罗花开得正艳,那花大多数是白色,但这里有黄色、红色和橘色,据说这种花有迷幻作用。虽然此地是厄瓜多尔最重要的印加遗址,但建筑规模、复杂程度根本无法与秘鲁的马丘比丘相比。

回到昆卡已是夜幕低垂。次日清晨,我们从昆卡乘长途汽车翻山越岭返回瓜亚基尔。

(记于2019年9月28-30日。作者现居美国佐治亚州。主要作品《恒河:从今世流向来生》、《此一去万水千山》)

都市天际线大面积的调整土地都市天际线如何让坑里有水

让坑里有水方法:

首先用地形功能,挖出一个坑,然后在坑的旁边放置排污口,排污口与水厂相连接,则就有水进入坑内,则实现坑道放水。

都市天际线徒步游览怎么弄

1.游戏中,我们点击下方的分区和区域图标按钮

2.接着我们点击选中徒步游览

3.然后我们在地图上,按住鼠标左键涂画区域

4.最后被我们涂画过的区域就会变成徒步游览了

都市天际线地区类型不符

检查一下工业区与建设区是否一致。

都市天际线陡峭地形(都市天际线快速平地)

工业区要看资源,就是最左上角那个图标打开,有个绿树样的东西点开,看看你工业区变什么颜色了,黄的只能安排农业建筑,黑的石油,蓝的矿,绿的林。

如果你的专精工厂与通用工厂有方便的联系,它们就会把专精工厂生产出的原料运送到通用工厂用以制造消费产品。接着我们之前的例子,想象一家家具厂,它会购入木板并且加工成床和椅子来出售给大众。

文章到此结束,如果本次分享的都市天际线陡峭地形和都市天际线快速平地的问题解决了您的问题,那么我们由衷的感到高兴!

  • TAG标签:

相关推荐

艾尔登法环 怎么放法术(艾尔登之环上线时间)

艾尔登法环 怎么放法术(艾尔登之环上线时间)

大家好,今天来为大家解答艾尔登法环 怎么放法术这个问题的一些问题点,包括艾尔登之环上线时间也一样很多人还不知道,因此呢,…

艾尔登法环高配要求(艾尔登法环配置要求)

艾尔登法环高配要求(艾尔登法环配置要求)

大家好,如果您还对艾尔登法环高配要求不太了解,没有关系,今天就由本站为大家分享艾尔登法环高配要求的知识,包括艾尔登法环配…

艾尔登法环嗨路过的人(宁姆格福路过的人帮帮我)

艾尔登法环嗨路过的人(宁姆格福路过的人帮帮我)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艾尔登法环嗨路过的人,以及宁姆格福路过的人帮帮我对应的知识点,文章可能有点长,但是希望大家可以阅读完,…